诉讼律师工作的趣味性含量和本人运气的关联度的不合理讨论

根据无数不符合现实,没有任何根据的想象中的律政剧的传播(代表作:Legal High),可能普通人眼中律师是负责伸张正义的重要角色,平时工作都需要像福尔摩斯一样去探案,调查,推理,并且帮委托人赢得公正的判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如果律师是正义执行人那还要法官做什么!!离谱啊,离谱(

大部分时候律师的工作都是枯燥、无聊的。一场诉讼就上海法院的排队情况以及司法实践来看,一两年能否走到第一次开庭这个流程仍是个未知数。

诉讼律师在长期的工作时间里都是非常乏味的,也并不会有什么很高难度的工作。

确认流程,文件收发,和甲方沟通,准备各类文书,与法院以及各类行政部门进行沟通等。这些事情都不会有任何惊心动魄,大都是家长里短,细节琐事,或者是一步步地和公证处沟通公证细节,检查法律文件的准确性,Paper work, work, work……无限循环。在诉讼律师领域做3-5年也许就会因此感到枯燥无力。

每一个案子大体都是以上的流程,里面的乏味度基本是100%。有趣的部分就在于一开始了解案情以及后续准备诉讼对策的过程。很多人以为这就是和法庭上的相对方斗智斗勇,互相博弈,上演李狗嗨或者007的阶段,这就是律师的天职,是正义的执行,是人生价值的最终体现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具体聊诉讼对策的趣味性之前,先来谈谈一个律师到底能遇到什么案子,也就是对律师团队的案源获取模式有一个基础的了解。

首先,如果是一个刚独立不久,正在随便找案源的律师,那这个律师能够接到的案子一般是标的非常小,难度也不大,工作量较多,赚个辛苦钱和口碑的律师。这种案子基本没有多少难度,绝大多数工作都是非常枯燥的沟通和准备。→【 趣味度为0】

升级到一个小团队,其实和前者不会有太大的差异,因为一个案源律师的案源一般都有很强的关联性以及同质性(例如:在某易发生纠纷的公司中离职成为律师,接手关联案源),工作的重复度较高。即使是部分公司的长期法律顾问,这个公司所涉及到的大额纠纷,也可能因为各种原因,去联络其他更“高级”的律所去处理业务。因此,复杂度较高,有趣的案件也不一定会落入到小团队的手上,甚至部分大团队、公司制律所亦是如此。→ 【趣味度约等于0】

然而复杂、困难又有趣的案件是会固定发生的,主要都会流入到大律所或者知名律师手中,一般这类团队的案源律师是至少有10-20年左右的从业经验以及人脉关系,同时,因为案源律师团队一般收入较高,且案件有趣,绝大多数在这类团队的律师不会轻易离职。最终造成的结果是,近几年求职市场上这种令绝大多数律师都期待的岗位的“空位”是基本没有的。→ 【趣味度比例大大提升,但除非运气很好,否则很难找到这类的岗位空缺。】目前法律求职市场上高学历高资质的人太多,但是空缺没有日益增长。

最终的结论是,目前做诉讼律师,大概率的日常工作都是一些大同小异的案件,真的想要从工作中获得乐趣和真正的提升,绝大多数都是要靠运气与积累。有趣的案件太少,能遇到这类案件的律师也很少。绝大多数的日常生活,确实和【法律民工】四个字没有太大差异。

很多人做律师都想要挑战和新奇,从2021年的上海来看,概率也许比抽SSR还小得多也说不定呢?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